番外(修改)

雪上一枝刀 / 著投票加入书签

69中文网 www.69zww.gg,最快更新八零之高嫁最新章节!

    番外(修改)

    高清远是美籍华人, 家里早在上个世纪就定居美国了,到他这儿, 都三代了, 祖辈最早是做股东工艺品起家的,现在生意还涉及了百货零售,不像林大伯只开了一个小百货商店, 而是正经有几家规模颇大的连锁超市

    虽然他长得和国内人没什么区别, 但实际上完全不同,他是土生土长的美国人。

    家里日常交流都是英文, 他从小也没有学习中文, 现在也就会一些日常用语, 还都是跟许沁茉学的。

    许志衡认真打量了一下高清远, 个子和他差不多, 五官长得也说得过去, 就是皮肤晒得有点黑,大概是察觉到他的目光了,还冲他傻乐呢, 露出一口白牙。

    白得太过分了, 有点看不顺眼。

    许志衡觉得, 妹妹眼光不怎么样, 这高清远看起来傻乎乎的。

    高清远可不这样觉得, 他觉得许沁茉的哥哥总打量他,应该是对他挺满意的, 说起来, 他在哈佛, 那可是有名的帅哥呢。

    不过说句良心话,这茉茉的哥哥, 的确也长得特别好看。

    高清远开车,直接找了大学城的一家酒店,暂时先住在这儿,等去学校办完手续,再转到学校安排宿舍。

    放好行李,四个人一起下来吃饭。

    虽然许志衡和沈画的英语很好,口语也算是不错,但真正到了这种语言环境,也不可能一下子适应。

    除了必要的点菜,以及和高清远简单交谈几句,他们三个人,还是用中文交流。

    现在这个季节,在平城已经很热了,波士顿却仍旧有些凉,许志衡很贴心的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了。

    沈画今天穿的特别热闹,米白色的无领长裙,外面搭了一件杏黄色的开衫,马尾上绑的蝴蝶结是粉色的,拎着的小包也是粉色的。

    除了手腕上的红绳小金猪,脖子上还挂了一个翡翠坠子,是孙玉兰坚持要她戴的,说是高僧开过光的。

    可以保平安。

    这么五颜六色的打扮,在她身上却协调极了,而且还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蓬勃。

    许志衡脱了外套,身上就剩下白色的短袖T恤了,沈画也担心他冷,说,“志衡哥,我真的不冷,不信你摸摸我的手!”

    下一秒,两个人的手紧紧握在了一起。

    许沁茉撇了撇嘴,没想到哥哥谈起对象来,也这么的腻歪人,她阴阳怪气的说,“哥,一点都不冷好不好,这是在室内,不是室外,一会儿就吃饭了,说不定还会热呢!”

    沈画抽回手,笑了笑,“是呀,沁沫说得对。”

    高清远在旁边听懂了,瞅了一眼自己的女朋友,连忙也把外套脱下来递过去,谁料到许沁茉用英文跟他说,“丑死了,你留着自个儿穿吧。”

    她男朋友嘿嘿傻笑,自个儿又把外套穿上了。

    吃过牛排,就去了哈佛校园。

    崭新的异国校园生活,对于许志衡和沈画来说,是非常完美的,在这里真的能学到太多不一样的东西,两个人像贪吃的小孩,拼命汲取着知识的力量。

    时光荏苒,不知不觉中两年过去了,许志衡早就学成归国,去了平大任教,沈画和许沁茉因为还差一年毕业,继续留在波士顿。

    不同的是,沈画攻读的是硕士,许沁茉是博士。

    周末,两人约着一起吃饭。

    沈画以前真的没见过比高清远更黏人的男朋友了,基本上许沁茉去哪儿,他都要跟着,出来吃饭当然也不例外。

    但今天倒是意外,竟然没见到人。

    沈画忍不住好奇地说,“沁茉,你那二十四孝男朋友呢?”

    许沁茉最近有点烦,再有两个月,她就要博士毕业了,本来按照计划,她一毕业就会回国。

    但现在情况有点复杂。

    第一是他们团队从去年就开始做一个项目,现在实验进展比预期要,估计最晚年底就差不多了,如果这个课题完成了,将会在履历上添上很漂亮的一笔,她的导师也极力挽留她留下来,而且大包大揽,所有的手续都会有学校和他来出面。

    给出的待遇也特别丰厚。

    当然,这些还不足以让她犹豫,科研成果的确很重要,但毕竟是团队的成绩,分到她个人头上,份量也没那么重了,至于丰厚的待遇,一年也不过十来万美金,她这种优渥环境下长大的,压根儿也没什么吸引力。

    让她有点烦的是高清远。

    这段感情一开始,她就考虑的很清楚,跟对方确认了,毕业后跟她一起回国,她才会同意,高清远答应了,他的家人也答应了,但现在临近毕业,却反悔了。

    不但反悔了,还和导师一起做工作,劝她留在波士顿。

    甚至,高清远还走了一步臭棋,请了他的爸妈来说服许沁茉。

    高家的生意,是由高清远的两个叔叔管理,他的父母,都是高级知识分子,他爸爸是特别有名的大律师,他的妈妈是外科医生。

    本来之前许沁茉对他们的印象还挺好的,但通过这次交谈,圆圆觉得他们真的压根儿不了解国内的状况,那话里话外流露出来的优越感。

    让她特别讨厌。

    如果说之前还有那么一丝犹豫,现在是完全没有了,她不但拒绝了所有人的挽留,而且还跟高清远提出了分手。

    其实马上就回国了,提不提都是一样的,但圆圆做事向来干脆利落,觉得早点说清楚,认清现实,对彼此都好。

    尽管如此,这毕竟是她的初恋,高清远也的确是个各方面都特别优秀的人,她的情绪不受影响是不可能的。

    “我和高清远已经分手了。”

    沈画倒也没有太意外,许沁茉和她一样,毕业后指定是要回去的,这里的学术氛围再好,终归是异国他乡,可高清远不一样,他是美籍华人,家里早在这儿扎下根了。

    五月中旬,许沁茉和沈画都修完了学分,通过了答辩,拿到了博士和硕士学位,准备学成归国了。

    机票都买好了,是两天以后的。

    两个人虽然都顺利毕业了,但此刻的心情是不太一样的,沈画是恨不得立马就回去,许沁茉也很挂念家里人,但,她还是有很多不舍的。

    波士顿剑桥,给她带来了太多美好的回忆。

    虽过往种种,皆不可回头,但还真是令人惆怅,许沁茉临走前,还是希望能见高清远一面的。

    甚至都不需要说任何话,只远远的看他一眼就可以了。

    其实,他们分手后也是常见面的,毕竟都是一个导师的博士生,只不过恢复成了一开始的同学关系,学术上的交流还是会有的,也会有说有笑,但私底下,完全没有任何来往了。

    有一段时间,高清远看到她还要打招呼,圆圆都假装看不到,后来,就是互不搭理的状态了。

    平时很少能抽出时间来逛街,沈画趁着这两天时间,拉着许沁茉一起,进入了疯狂采买的模式。

    一部分是她妈孙美兰列出的清单,另一部分,是想带回去送给亲戚朋友当礼物的。

    她的兴致很高,但许沁茉也就那样,买东西当然也会买,她比沈画买的还多,只是情绪始终不高。

    俩人逛累了,提着大包小包去了一家咖啡店休息。

    沈画犹豫了数秒,说,“沁茉,昨天,高清远来找我了,问我们什么时候的机票。”

    许沁茉心里想是一回事,理智又是另外一回事,“别告诉他,都是不相干的陌生人了,早就没关系了。”

    沈画低声说,“我已经告诉他了。”

    第三日清晨,许沁茉和沈画早早赶到机场,因为拿的行李有点多,好几个同学朋友过来送她们。

    其中有一个许沁茉的同学方丽君,是研究生阶段就在一个导师手下,两个人挺谈得来,友情要格外深厚一点,她和高清远一样,也是一个美籍华人。

    方丽君抱着许沁茉特别不舍,还落泪了,说,“许沁茉,不知道咱们下次见面,得是什么时候了。”

    许沁茉反倒要安慰她,还答应了一回到平城就给她打电话。

    送别的场面十分热闹,但一直到登机时间到了,她也没见到,那个想最后看一眼的人。

    自从许沁茉提出分手,并且骂他是骗子之后,一开始,高清远的内心特别煎熬,特别愧疚,但学业繁重,容不得他太过分心,后来也就慢慢习惯了。

    他在美国长大,他的哥哥姐姐都交了不知道几任男朋友女朋友了,合不来也就分手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高清远也是这么安慰自己的。

    可许沁茉马上就要走了,他心里还是特别的慌,白天还好,晚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即便是睡着了,梦里也都是许沁茉的身影。

    实在忍不住,就去问了沈画什么时候的航班。

    今天一大早高清远就醒了,自己也说不清楚为什么,反正起床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收拾东西。

    他把所有的现金和证件都放到背包里,还塞了两件换洗的衣服,还没忘把自己的网球拍拎在手里。

    高家买了一块很大的地皮,建了三栋别墅,一大家子分开住,但吃饭是在一起的。

    因此,饭桌上特别的热闹。

    高家二叔见他拿着球拍,随口问了一句,“清远,去打球啊?”

    高清远一边飞快的喝牛奶,一边点了点头。

    高清远的爸爸是个律师,在外面不苟言笑,在家里也是如此,他表情严肃的说,“清远,你可以放松几天 ,但史密斯教授的研究所,可不是那么容易进去的,你这是运气好,还是尽早去工作吧。”

    他说的这家生物研究所,在全美排名数一数二,负责人史密斯教授称得上是行业内殿堂级人物,获得了不少国际大奖,但在业内,也以要求苛刻著称。

    之前,高清远之所以动摇了自己的想法,出尔反尔,甚至不惜以分手为代价,也是因为早早收到了史密斯教授的邀请。

    这固然是因为他有这个实力,也有一成原因,高清远的爸爸托了特别厉害的中间人——曾经的副总统,恰好也是史密斯教授的朋友,推荐了他。

    当然了,客观原因还是生物研究所正好缺人。

    不仅如此,还会让他加入一个十分有前景的项目小组。

    高清远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他飞快的吃完早餐,一路飙车来到了机场。

    幸而,许沁茉那班飞机还有空位,他顺利的买到了一张机票,可惜头等舱没有了,公务舱也没有了。

    许沁茉和沈画做的是公务舱,并不知道高清远竟也跟着回来了。

    再次回到平城,回到金鸣胡同的家,许沁茉觉得可太好了,家里吃的喝的,都是在国外想了又想,但没办法买到的。

    早上,她愉快的吃着田姐做的大肉包子,喝着香甜的八宝粥,还不忘夹上一口脆生生的腌萝卜。

    这滋味,可真是太舒坦了。

    吃过早饭,林雨珍和许志衡都上班去了,许俊生是老板,房产公司兼药材公司的老板,生意做的很大了,有专业的经理人帮着管理,他随时都可以翘班。

    许俊生一边撸铁,一边看着缩在沙发上,像懒猫一样的女儿,问,“圆圆,你想好了没,打算去哪儿工作?”

    许沁茉说,“都成吧,去研究所也行,回平大也可以。”

    许俊生笑了笑,“都是好单位,都挺好。”

    他也是去过美国的人了,而且在那边游玩了一个月,国外的情况,没什么好奇的,他好奇地是另外一件事。

    “圆圆,我怎么听你哥说,你在那边处了一个对象啊?”

    许沁茉现在的心情已经完全调整过来了,也完全都放下了,她笑着说,“对啊,不过分了。”

    去年,他本来打算出国看望女儿的,可房地产这边,事儿太多了,一去就得一个月,他不太放心,因此没能成行。

    都没能见见那是个什么样的人,就分了,许俊生有点遗憾,问,为什么啊?

    许沁茉撇撇嘴,“他是个香蕉人,外黄内白,早就不是中国人了,而且,他是个骗子,当初我的条件之一,就是毕业后要跟我回来,这样言而无信的人,是个卑鄙的小人!”

    许俊生说,“既然是个小人,就甭惦记他了,我闺女这条件,什么样的找不到!”

    许沁茉笑了笑,自信满满的说,“就是!”

    这会儿,她还不知道,高清远已经在来金鸣胡同的路上了。

    昨天飞机抵达之后,他可不敢跟着许沁茉一起回家,而是偷偷摸摸的,一直磨蹭到最后。

    他在附近找了一家宾馆,特别踏实的睡了一夜,大早上吃过油条豆浆,赶紧的去商店买了几样东西作为礼物,叫了一辆出租车就直奔东城来了。

    以前许沁茉说过家里的住址,虽然只是随口说说,但他记忆力好,一下子就记住了。

    是一个叫金鸣胡同的地方。

    圆圆吃完早餐,窝在沙发上看了会儿电视,正要跟着爸爸一起练杠铃,孙嫂进来了,说,“圆圆,外头有个人找你,说是你的同学。”

    许俊生好奇地问,“平大的同学?”

    孙嫂说,“他说是哈佛的同学,长得和咱们一样,说话和外国人似的。”

    中文说的蹩脚极了,磕磕绊绊的不说,还总夹杂着英文,她费了半天劲才弄明白了。

    圆圆皱眉,许俊生却笑了,“甭管哪儿的同学,既然都来了,赶紧的让人进来吧!”

    许沁茉心里猜到了,哈佛的同学,谁会大老远跑来呢,只有高清远,可再想想又觉得不太可能。

    直到看到他拎着行李,还拎着一大包水果点心走进来。

    高清远有个习惯,只要许沁茉在的地方,他总是会习惯性的先用目光找她。

    这个习惯很早就有了,甚至早于他们正式好上之前,那时候每天去教室或者实验室,他都是要先看一眼许沁茉,然后才能安心学习或做实验的。

    这次也不例外。

    他看了许沁茉一眼,她慵懒的样子简直太可爱了,他差点笑出了声,转头对上许俊生探究的眼神,赶紧低头哈腰的说,“伯父您……好,贸……然登……门,打扰了!”

    许俊生笑了笑,指了指旁边的沙发,“坐吧。”

    高清远坐下后自我介绍,“许……伯父,我姓高,我叫……高明远。”

    许俊生摇头,长得挺精神的小伙子,说话也忒不利索了,他看了看女儿,大概猜到了。

    这人准是女儿在美国谈的男朋友。

    他笑了笑,“你这来平城旅游了?这天儿正合适,不冷不热的。”

    再过半个月就不成了,热的老狗都吐舌头。

    高清远摇头,“不,我来找工作。”

    圆圆可不相信,她冷笑一声,“你可别瞎说了,你不是已经找好了工作,不是要去史密斯教授的研究所?”

    高清远一听,连忙把包里所有的证件都掏出来了,说,“不,我没……去,我觉得,不能……和你在一起,去了……也没意思。”

    圆圆又冷笑一声,“少唬人了,你爸妈能同意啊?”

    高清远说,“他们……不同意也……没办法。”

    许沁茉冷着脸站起来去了西厢房。

    高清远还想跟着去,许俊生把他拦下了,高清远连忙解释,“许伯父,您可能……还不知道,我……和茉茉早就好上了,我这次来,就不……准备走了。”

    许俊生噗嗤笑了,“我知道你,圆圆告诉我了,她说,你是个骗子,出尔反尔,对吧?”

    高清远羞愧的低下头,“以前的事儿,是我错了。”

    许俊生给他倒了杯茶,“要我说,你俩也的确不合适,你看,你这家里人都在美国,多不方便啊。”

    “平时串个门,或者新年拜个年,还得坐飞机回去。”

    “这不折腾人吗?”

    “不过,既然你大老远的来了,明儿我找人陪你,好好的逛一逛,也算没白来这一趟。”

    孰料,高明远摇了摇头,说,“许伯父,我不是来旅游的,这些都没关系的。”

    “我们家,是个大家族,我有两个哥哥一个姐姐,还有一个弟弟,我二叔和三叔家,也还有九个兄弟姐妹。”

    “即便过年我不回家,我家也很热闹。”

    虽然这么说似乎有些不对,但事实的确如此,他们家不但孩子多,而且个个都聪明优秀,他大哥和两个堂哥,也都是哈佛博士。

    什么东西都是这样,多了也就没那么金贵了。

    许俊生倒是没想到,高清远看着一副不问人间烟火的样子,这个问题倒是回答的还可以,可见,之前应该是考虑过的。

    他指了指厅里的电话机,说,“那赶紧的,跟你家里去个电话吧,家里人指定惦记了。”

    但这回还真猜错了,高清远夜不归宿,高家人都没当回事儿,都以为是住在朋友或同学家了。

    因此,高清远电话打过去,接电话的恰好是他妈,听到他在平城,脑子还有点懵,等儿子匆匆挂了电话才反应过来了。

    但因为没有来电显示,没办法打回去。

    高清远中文说得忒差,可这也不影响他的表达,他本来就是个性格外向,说话很风趣的人,许俊生觉得,这小伙子还算成。

    能被他闺女喜欢过,指定错不了。

    眼瞅着中午了,他十分热情的说,“留下来以前吃饭吧。”

    高清远也乐呵呵的答应了。

    因为有客人,孙嫂和田姐特意多做了两道菜,饭桌上很是丰盛,不过,圆圆还是冷着脸,女儿不高兴,许俊生也没有笑脸了。

    唯有高清远,一个人咋咋呼呼的,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每一道菜都必然要夸上好几句。

    一会儿张罗着给圆圆盛汤,一会儿又飞快地给圆圆剥虾。

    不得不说,他剥虾的技术很好,没一会儿,大半盘子都被他剥完了,托女儿的福,许俊生也吃到了几个现成的虾仁。

    许俊生偷偷瞅了一眼,发现圆圆虽然还紧绷着一张脸,但他这个当爸的一眼就看穿了。

    不过是虚张声势而已。

    他憋不住笑了一下,说,“小高,别忙活了,赶紧的吃吧!”

    高清远点点头,却又问,“茉茉,要不要喝水?”

    圆圆回复他的是一个白眼。

    吃过饭,高清远发挥主人翁精神,砌了一壶茶,还给许俊生和许沁茉都倒了一杯。

    高家老爷子也酷爱喝茶,小时候,家里的孩子都是要靠给长辈泡茶,才能要到额外的零花钱,因此这一套活儿他干得很麻利。

    许俊生端起杯子尝了一口,说,“哟,这茶泡得不错。”

    高清远瞅了一眼圆圆,小心翼翼的提了一个要求,“伯父,茉茉,我可以借住在家里吗?”

    许沁茉瞪了他一眼,“不行!”

    外面什么样的宾馆没有,住她家里算怎么回事儿啊?

    高清远可怜兮兮的说,“茉茉,我保证不打扰你,等我一找到工作,我立马就搬出去!”

    要是换在别人家,那指定不成了,但许家有的是房子,许俊生说,“小高,你要是实在没地方住,我帮你找一个地儿。”

    他现在手里不是囤了很多房子吗,其中一套就在隔壁胡同,是个挺齐整的一进院子,里头家具什么的都有,立马住进去都成。

    高清远说,“许伯父,太感谢您了!”

    圆圆也没在家里呆几天,很快就去了一家生物研究所工作,作为归国博士,她手下有几个人,算是有个小小的团队。

    在国外读书的时候,许沁茉就对一个课题特别感兴趣,但那个时候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展开研究的。

    她提交了详细的申请报告,项目很快就被审批下来了。

    许沁茉一下子变得特别忙碌了,每天都很晚才回来,甚至,有时候太晚了,就直接住在研究所那边了。

    许俊生心疼闺女,劝她,“圆圆,不要一下子用猛劲儿,有实力的人不着急啊。”

    “你这样,时间长了身体受不住。”

    许沁茉匆匆吃掉一块儿鸡蛋饼,又喝完了碗里的豆浆,笑着说,“爸爸,我不着急啊,可有时候做实验,不是你想停就能停下来的。”

    “而且,我身体特别好,明天早上,我陪您跑步吧?”

    许俊生高兴的点了点头。

    高清远经常来串门,虽然许沁茉不搭理她,但他能和许俊生聊天,和许志衡本来就熟,倒也不觉得尴尬,每次都挺高兴。

    而且他一个人住四合院,倒还觉得挺新鲜的,也不着急找工作,每天都出去逛,把东西城逛了一个遍,喜欢上了冰糖葫芦,卤煮也能喝一大碗了。

    这么着逛够了,才不紧不慢的去了研究所递交申请。

    很顺利的拿到了工作,而且还要求加入了圆圆的团队。

    在单位,许沁茉对他的态度还是很冷漠,但即便这样,高清远已经很满足了,每天能看到她,他心里就觉得特别踏实。

    十月份,因为许二叔一家从山东回来了,许家人聚在一起吃饭,许志衡和沈画已经订婚了,因此,沈画也参加了。

    其实她经常去金鸣胡同,但金山胡同这还是第一次来。

    许老爷子好歹撑过了九十岁,现在健康状况还是不算好,但也没有变得更坏,他见到沈画特别高兴。

    田香兰和许广汉也是如此,这么优秀的准孙媳妇,谁会不喜欢呢。

    苗玲玲笑着问,“圆圆,诚诚这年底就要结婚了,你也得抓紧了,有没有喜欢的人选啊?”

    许沁茉说,“没有,大伯娘,如果你有合适的,可以帮我介绍一下。”

    苗玲玲眼睛一亮,“成啊,不瞒你说,我都撮合成了好几对了。”

    许沁茉不紧不慢的说,“大伯娘,我有条件的。”

    苗玲玲点头,“你说吧。”

    “我要求必须博士毕业,平大或清华都可以,为人必须风趣幽默,至于外形嘛,和我哥水平差不多就行了。”

    她的语气十分随便,但苗玲玲听了却头皮一麻,觉得自己揽不了这个瓷器活儿,立即笑着说,“圆圆,你这条件太高了,不瞒你说,大伯娘一个清华或平大博士都不认识,真没办法给你介绍了。”

    许沁茉一点也不生气,也不失望,而是十分有礼貌的说,“没关系,大伯娘,谢谢你啊。”

    回国之后,样样都好,都特别顺利,就是有一样特别烦,无论是在家里也好,单位也好,总有人想要给她介绍对象。

    可她现在只想工作。

    一开始她这么说了,但没人信,她就换了一个思路,你要介绍我不反对,但必须规定是什么条件的人。

    要是真有符合她要求的,那见一见也无妨,谈不成恋爱,多一个博士普通朋友还不错。

    很可惜,目前她还没有这样的普通朋友。

    就连嚷嚷着要替她张罗对象的人,也逐渐快没有了。

    苗玲玲不知道高清远的存在,田香兰倒是知道一点,因为上个周末她去金鸣胡同送做好的蛋糕,恰好撞上了。

    她笑眯眯的说,“玲玲,你就甭操心了,圆圆还能愁找对象啊,指定都是她看不上别人,这是缘分还没到呢。”

    *************************************

    不知不觉间冬天到了,因为高清远的加入,圆圆的项目进展快了不少。

    为了不让其他人看出异常,许沁茉在单位对待高清远,比普通同事还要更冷漠一点,而且只要出了单位的大门,她是绝对不肯搭理他的。

    高清远和她完全相反,想尽各种办法碰瓷,本来单位给他安排了宿舍,他没去住,还是赖在隔壁胡同。

    他还经常厚着脸皮蹭车,每次都被拒绝了。

    这天加班到晚上九点,许沁茉有些疲惫的往外走,她一直盯着实验数据,还真没注意到,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下起雪来,而且还下得挺大。

    入目都是白茫茫一片。

    她犹豫了一下,决定干脆去所里的单身宿舍算了,虽然条件差了点,但大雪天开车,还是晚上,就她这驾驶技术,实在是不行。

    许沁茉正要走出大门,高清远匆匆追上来,说,“茉茉,我开车送你回去!”

    他十八岁就拿了驾证,开车技术特别溜。

    许沁茉说 ,“不用了,不需要。”

    高清远难得霸道了一回,拉着她的胳膊就往停车场走,许沁茉其实也是想回家的,没再反对,但气呼呼的挣脱了他,说,“我自己能走!”

    跟在后面的高个子年轻人无声地笑了笑,十分流利的说,“那你小心一点。”

    可能是因为有了合适的语境,短短半年时间,他的中文水平进步特别快,不但语调拿捏得很正确,语速也已经和正常人没什么区别了。

    回到金鸣胡同,许沁茉下了车就往屋里跑,高清远美滋滋的停好车,站在在西厢房的外头,隔着门说,“茉茉,晚安。”

    年底了,许俊生作为大老板特别忙,药材公司一堆事儿,房产公司又是一堆事儿,这天他开车回家,都已经八点多了。

    他们家是在胡同里第三家。

    他拐进胡同口,就看到女儿也刚刚回来,可她很快就下来了,开车的不是她,竟然是高清远。

    下车之后,两人还飞快地拥抱了一下。

    这是终于和好了?

    回到家后,他本来还挺累的,也有点饿了,想吃点夜宵,但这些现在都顾不上了,他立即叫住还没来得及走的高清远,把女儿也喊到厅里,问,“这都半年了,你俩是想怎么着啊,要是不想和好,小高,你也别在隔壁胡同住了,不合适!”

    “圆圆,你也别在研究所上班了,既然不想和好,在一个单位工作,多不方便啊,是不是?”

    “你换个工作,应该不难吧?”

    许沁茉和高清远面面相觑。

    高清远小心翼翼的看了许沁茉一眼,说,“我们正在和好。”

    许俊生撇嘴笑了,问,“真的吗,什么正在和好,磨磨唧唧的还得多长时间,一年啊?”

    许沁茉瞪了高清远一眼,说,“你胡说什么?”

    高清远摸了摸头,“我没有胡说啊,刚才,你不是还让我抱了一下吗?”